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搜小说啦 > 其他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七百九十三章

作者:仪敬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11-23 23:58:08 来源:bqgif

一道闪电照亮了周遭。

树丛掩映的山道上,三人默默地跟在青牛身后。

浮山好似被挡在层层雨帘之后的孤僻老人,让人看不清他苍老的相貌。

片刻功夫,晴雯汇聚成山洪,从远处的山沟里呼啸而来,犹如一条长长的巨龙,从宝玉和韦小宝他们身边飞驰而过。

震耳欲聋的山洪震慑住了这两个来自北方的少年,宝玉小手死死抓住那歪向山道的老树树干,另一只手一遍遍地抹去脸上的晴雯。

即便无忧谷以北地郡境内晴雯最丰沛地方著称,它一年的降雨量也无法跟眼前这一场雨相比。

宝玉不知道眼前那头水牛和牛背上的孩子将要把他们引向何处,更开始怀疑雨生是否能如被期望的那样真能帮他们完成师命。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雨生是除师父之外唯一个看似心里有路的人。

韦小宝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雨是会下到天亮的,”北堂羿骑在牛背上,回头望着脸上挂满疲惫的三人,说道:“出了林子,前面有一个山洞,可以躲雨。”

说是山洞,却也仅仅只能容得下四个人。

个头并不大的水牛只得任由晴雯冲刷它那后一截留在洞外的大半个身子。

北堂羿用手摸着水牛的长脸,说道:

“师父说了,这三个都是贵客,你就委屈一下吧!”

“三个?”韦小宝一边捋净头发上的晴雯,一边惊叹道。

“对啊,你们三个都是呀!”

北堂羿的话让三人直愣了半响。

末了,雨生终于发话:

“你俩从哪里来,不像是兴州人,也不像是长安。”

韦小宝心想:“你这才被晴雯浇醒吧?!才想起问我们的来处。”

他正要接话,宝玉一反常态,抢着说道:“我从无忧谷来,他是麻当镇的。”

“没听说过。”雨生对这个回答似乎并不很热心,他将视线转向洞外。

“无忧门那天下第一剑宗就在无忧谷,你连这个都不知?”北堂羿说。

雨生根本不在乎北堂羿轻蔑的语气,他只顾望着洞外哗啦啦的雨帘发呆。

宝玉见他这般走神,也便不去接北堂羿的话茬儿,把个桃木棍放在怀里,双手环扣着双腿,静静地注视着雨生的侧脸,宝玉一下子就把韦小宝和北堂羿的碎碎叨叨屏蔽在了脑外。

那是一双目空一切、静如死水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再那么重重垂下,将这双眼睛那毫无生机的眼神给遮掩了起来。

宝玉不太明白为何眼前这家伙那么讨自己喜欢。

……

断断续续、时明时暗的闪电去了又来,雨生那双没有生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洞外的树梢。

一枚娇嫩的树叶被接连不断的雨滴给拍打得直不起腰来,似乎,它随时都有可能脱落于枝条、坠入怒吼的山洪之中碾碎成泥。

绿蝉端坐在雨生头顶,晴雯把它浇透了,显得有些落魄。

这样的画面犹如雨生的过去,想逃、找死、就要逃、还没来得及逃、已经找死……

他不明白,自己体内的力量是从何处而来,就像他永远不明白为自己为何推磨一推就是两年,为何老族长心中的圣地始终拒他于千里之外,今日又派人来接,还有眼前这两个二愣子……

“嘭——”

一个响雷近到好像砸在山洞的顶部。

闪电晃过,雨生眼睁睁地看到那枚叶子终于经受不住晴雯的拍打,坠入山洪,消失在黑暗中,激起一片水沫……

此时,韦小宝和北堂羿已经睡熟了,他扭头,却见宝玉依然瞪着双眼睛,望向自己。

雨生望了一眼宝玉怀中那被麻布包裹着的桃木棍,他将身子转着背对着宝玉。

宝玉很是不解。为何他明明马上就能读懂那双眼睛里透露些个什么,可一眨眼,就又给错过了呢?!

迷雾重重,行走其间,仿佛闯入了仙境。除了眼前水牛和北堂羿的背影外,一切都隐于重雾之中。

雨生回头张望来时的路,却什么也未曾看到。

他只好面无表情地继续赶路,任由缕缕雾气在眼前飘荡。

韦小宝看了一眼身后的宝玉和雨生,也变得沉默不语。除了湿冷的雾气,只有山道在按照不变的节奏缓缓上升。

不知走了有多久,最前面的北堂羿和青牛都不见了,于此同时,重雾背后发出淡淡的光亮。

光越来越亮……

重雾散去,重重山峦赫然出现在三人眼前。

这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祥云悬浮其中,亦没有飞虹白挂(瀑布)点缀。

顺着几缕青烟看去,十来间屋舍引起了韦小宝的注意。

大山之巅突然横生出一个小村落,让一向对什么都很是寡淡的宝玉多少有些兴奋。

韦小宝更是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唯独雨生面无表情,待他回头之时,发现自己已在白云之上。

偶有山尖,宛如一个个竹笋镶嵌在云海里。

雨生长出了一口气,转身去追宝玉和韦小宝。

此时,北堂羿已骑着水牛在村口等候,身旁,站着一位满脸褶皱的老人。

穿过莲塘和一方方稻田,雨生终于来到两年前给他指路的这位老人面前。

“小兄弟,没想到你们用了两年时间才走到陵村。”老人扫视了一通,把视线落在小个子宝玉的脸上。

陵村,浮山外门弟子正是在这里修行,这儿是外界与浮山的交汇处,由夫子门前行走莫先尘主持。

“老人家,您如何知道我二人会来?”韦小宝上前作揖问道。

“呵呵——在下莫先尘,恭迎各位。”

说完,老人捋着胡须笑了两声,转身望了一眼村后那座直入云霄的山峰,独自向村里走去。

“哎?老家伙,人,我已经给你引来了,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呢?”这北堂羿别看只是个稚气未脱的小人儿,听口气却是与年过花甲的莫老同辈。

那三人听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觉得面面相觑:“难道他也是浮山掌门门下弟子?!”

莫先尘老人无奈地摇了摇头,道:

“好好好,早课,我给你请假。”

“这还差不多。行啦,你们跟老家伙去吧!”北堂羿扔下这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便骑着青牛沿着荷塘向西走去。

看似,老牛迟缓,可一眨眼功夫,连北堂羿带牛早已不见了踪迹。

村里人并不多,但个个吸气吐纳间绝然不似凡人。

多半是很久没有来过外面的人啦,短短数十米的路程,在众村民目光的检阅下,这三个外乡人觉得走起来很吃力。

雨生还记得上次自己被一只大黄狗追着跑了几里地的情形,一进村他便在四处打探那畜生的行踪。

“宝玉,你确定你师父让你找的人就在这个陵村吗?”韦小宝把除了莫大之外的每一个人都视为潜在的危险,自打进村起,他的手就没离开过剑柄。

“他们怎么这么看着咱?”

“那谁能知道。”

莫先尘走到一处没有窗户的屋前停了下来:

“恩师嘱咐过:面山前,你三人就在这里住下。我住的是冷松旁那间屋子,还欢迎各位小兄弟来与我这个闲人续续。”

老人话音刚落,宝玉就寻他不见啦。

莫先尘自始至终从未看上来人雨生一眼。

对于这一点,雨生倒也不觉得奇怪。两年前第一次见到莫先尘的时候,雨生就对他全然无感。

他倒是对那个看上去六七岁年纪的北堂羿,自称叫作什么北堂羿的心生好奇。

是啊,这样一个小娃娃竟敢对老人直呼“老家伙”,以师兄师弟互称,谁能不好奇呢!

……

m.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