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搜小说啦 > 其他 > 晴雯的如梦令 >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主仆颠倒了

晴雯的如梦令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主仆颠倒了

作者:仪敬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19-11-23 23:58:08 来源:bqgif

年轻的士卒心知自己和这个中年男子侦查的对象——那个少年不会惹出啥大篓子,就更是百般无聊起来,他凑上前,和正犯瞌睡的中年军人打了个招呼:“这位大哥,你看那少年该不会真是个傻子吧?这半天了,就只知道看雨。”

“哦?你可不要轻视大意,这小子,可有些个‘天塌下来有人背、掉馅饼自己接着吃’的福分,听说啊,那季大将军都要把女儿嫁给他。也真不知道大将军是咋想的。”中年军人漫不经心地回说。

“这……你也知道,当真有此事?!”年轻军人吐了吐舌头,缩回了正张望向窗外的脖子。他刚刚接任这摊活儿,心里还有着诸多疑问。

此时,随着来势凶猛的大雨,巷子里的水洼已经汇集成了小河,继而汹涌成湍。

水流拐带着菜叶、木块、石子、破竹篮、土筐,甚至还有谁家没来得及收的衣服等等,一股脑地直直汇入沿街的沟渠,形成打转儿的漩涡。

各色杂物随水流、泥汤在沟渠里前仆后继地扑向钥匙桥的桥洞,然后,这些湍流会直冲着过了桥洞,再汇聚成洪流,向郊外奔去。

一个小娃儿挣脱了老木匠的手,他不顾大雨,扑向一个正在打转儿的竹篮。竹篮里的雏鸡们,因着篮子在旋涡中动荡,正叽叽地乱叫个不停。

老木匠惊呼起来,油纸伞丢在地上。他一把拽住娃儿,却脚下一滑,跌入道边蓄水的沟渠。爷孙俩随湍流急转而下,冲出巷尾、奔钥匙桥而去。

此时,水涨势很猛,已经快高至桥身。

急浪拍桥身,轰轰震响,水花被拍得细碎成雾。

少一刚听到咕咕在里屋招呼着开饭,就看到这爷孙的叫声,他抄起就近的竹竿,一个箭步冲到沟渠边儿,将竹竿的另一头使劲地递给水中被湍流冲得疾退的爷孙俩。

娃儿呛了口水,还好,抓住老木匠的衣襟没有松开。老木匠用力试着去抓那竹竿,一下,两下,张开的手却被水流给冲开了。

眼看就要被冲到了桥洞下,这一过桥洞,就会被随后扑来的更大的水流给冲向引渠。势头更加危险。

少一心思转得飞快,他沿着沟渠在小道上急跑向前,奔跑的速度远超过了爷孙俩被冲刷而行进在水流中的速度,果不其然,少年先期到达了桥边。

站在桥边看桥,桥在水流的冲撞下直晃,桥洞更是在承受着奔流的冲击。

少一将竹竿急急送出,将竹竿长长的一端直搭在桥的对岸,好像架起了一个竹竿桥。竹竿正好横着挡在桥洞的前面,然后,少年用身体死死地将竹竿抵在这一边的大树上,好维持竹竿不被汹涌的水流给冲垮。

就在爷孙俩被冲过桥身的一刹那,竹竿横着拦下了他们,爷孙俩被挂在竹竿上。

旁边的百姓纷纷赶来,三下五除二地,大家一起使劲,把这爷孙俩提上岸来。

“老余,你命可真大,多亏了这小家伙。”

老木匠喊着自己的孙儿:“蛮子,还不谢过……”

……

中年军人向年轻的士卒指了一指那个回到对面屋檐下、重新做回那个平和、呆板少年的人,说:“你看见没有?这,就是个好命,不仅自己好,还能福及他人。”

年轻士卒挠了挠头,更是有些不解。

“我说的你还不信,你现在瞧瞧对面的二层楼,看谁个还敢碰他?!”中年军人说话时连眼皮都没有抬,好像还在品着那口岩茶的回甘。

年轻士卒对望过去,真的,有两名看上去明显根骨受过训练、却都一身良民打扮的武夫,正在对面的楼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可他们的眼睛却时不时瞅瞅楼下的动静。

“我们只是官家应差的。那些人,才是忠心的死侍。”中年军人打着哈欠说。

年轻士卒讶异地张大了嘴,对面楼上的农夫,竟然看到他也不避讳,而是远远地抛来友好的对视,并向他一抱拳。这,可能算是打了个照面、行了个客套吧。

“咕咕、咕咕……”廊下避雨的鸽子呢喃着。

此时,吃过饭的少一又变得有些呆板起来,与咕咕先喂马、再打扫院落、再做饭洗衣比起来,他是有点清闲得像个公子哥了。

咕咕说过:“少一你一动手干活,我不是嫌你笨手笨脚,就是嫌你干事不动脑子,再不,就嫌你太慢,等你干完活黄花菜都凉了,所以,我干活的时候,少一你还是坐在那里、翘起脚丫、闭上嘴给我老老实实的,姑娘我一干活火气就大咱说好了你可别在寸头上惹了我。”

少一乖乖地夹着尾巴开溜,还补充了一句:“我让我练手,我总还是个拖累不是?!”嘿嘿偷乐着找地方捡清闲去了。

胖婶一见这般场面就直摇头,大呼咕咕你这个傻丫头,劳累命,看看,女人拼命干家务什么时候能换回同等的尊重和控制权了,还是诗和远方重要,木屐下面订个高个儿走大街上屁股一扭一扭的,更显身价。

咕咕哪懂这个,一天到晚灰头土脸、忙前忙后,还乐呵呵的。胖嫂又摇头说这家傻大姐儿吃亏自己都不知道。

躲清闲、闪爱买的少一自比鸽子,此时,他坐在那里,一不遛神儿,他脑海中的神思就不由自主地展翼飞翔——

在少一的眼中,从飞翔的角度俯瞰下去,街道、店铺和巷弄就是一些点和线,很像算命老先生提笔而就的中国画,那立柱、横梁、顺檩、角梁……就是这一笔笔的墨线,有粗、有细、有势、有韵、叠拓起伏、黑白纵横……如笔触一般,自有着个性,也带着种种心情……

如果是晚上,在鸽子般游弋的神识里,少年会看到万家灯火:

从老式弄堂房顶的老虎天窗,越过细雕细作的木框窗扇,撞上窗台花盆里的月季花,拂过竹竿上隔夜的衣衫、飞上屋披上头的瓦……

继而,飞过大河市木匠铺的火炉,掠过书局的台阶,经过凤吟楼的红袖阁、钥匙桥的石狮子,再飞过闹市口、知笃观、钟鼓楼,穿堂而过东城的大户院邸,撩一下国子监牌匾上的金箔,再飞上皇宫的角楼,遥看昭德殿的掌灯灯河……

行至此处,少一的深思会引得万种愁绪:

在这繁华都市,万家灯火通明,哎,却没有一盏属于自己和咕咕……

村子没了,我的心还在……

少一觉得自己和咕咕就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孤儿,最疼爱他们的村长就这样没了……

至今,自己连亲生爹娘都未曾见过、未曾听说过……

想到此处,少一收回神思,不再去探访那每带来兴奋与新奇的云中各地,而是坐定了身子,看了一眼灶前灶后忙个不停的咕咕。

回到现实中,他心里更加难受起来,他要给亲人咕咕一个家,就像咕咕给了他一个暖和的、有人气有锅气的一日三餐一样,他真的要照顾好她。

雨哗啦啦下着,不时会有一道闪电撕破天际,一个响雷砸下。

借着闪电的余光,少一看到了二层茶楼上的中年军人,雨夜深处似乎还有其他人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